为何《樱桃小丸子》如此受欢迎

2018-09-09 21:55:55来源:
字号:
摘要:作者樱桃子(来源:产经新闻)日本时间8月27日晚间,多家当地媒体发布报道:著名漫画家、《樱桃小丸子》系列原作樱桃子女士因为乳癌去世,享

为何《樱桃小丸子》如此受欢迎

作者樱桃子(来源:产经新闻)

日本时间8月27日晚间,多家当地媒体发布报道:著名漫画家、《樱桃小丸子》系列原作樱桃子女士因为乳癌去世,享年53岁。

樱桃子其实在8月15日就已经向世人告别,而这一消息在27号才通过作者的官方网站发布。公告还感谢了一直以来支持作者的粉丝们以及与漫画出版相关的工作人员。日本各界都对作者的早逝表达了哀悼之情,富士电视台同时声明今后将继续制作和播出动画版的《樱桃小丸子》。

樱桃子于1965年5月8日出生于日本静冈县的清水市。1984年,还是大学生的樱桃子在《RIBON ORIGINAL 冬季号》上以一篇以教师为主题的漫画出道。1986年,樱桃子离开老家,在东京的出版社短暂工作过一段时间。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以漫画作为自己终身的职业。除此之外,樱桃子还出版过一系列的散文,并为不少流行音乐写过词。

当然,要说樱桃子最有名的作品,还是作者以自己少女时代经历为模型创作的《樱桃小丸子》。该作品从1986年开始在集英社旗下的《RIBON》杂志连载,一举帮助该杂志获得史上最高销量。1989年,《樱桃小丸子》荣获第13届讲谈社漫画奖少女部门大奖。可谓叫座又叫好。

为何《樱桃小丸子》如此受欢迎

《樱桃小丸子》剧照

从1990年开始,《樱桃小丸子》被改编成了电视动画在日本富士电视台进行连播。因为作品高居不下的人气,《樱桃小丸子》相继推出过真人电视剧以及三部长篇剧场版。小丸子时不时还以客串的形式在大家熟悉的《世界奇妙物语》等其他电视节目中出现。2016年,剧场版《樱桃小丸子:来自意大利的少年》曾在中国上映,一时引起广大观众对于童年的回忆。

对于许多观众来说,《樱桃小丸子》最出彩的地方,就在于作品生动的人物刻画。不管是家庭里傲娇的姐姐,永远爱小丸子的爷爷,还是学校里小玉、丸尾、花伦、永泽等同学们的塑造都十分成功。这些角色虽然性格各异,但每一个都能让人过目不忘。

正是这些出彩的角色塑造让《樱桃小丸子》系列广受欢迎,并进而获得日本“国民动漫”的地位。但在我看来,该作品与所谓“国民性”微妙的距离才更让它成为一部经典之作。

为何《樱桃小丸子》如此受欢迎

小丸子的金句

畅销可以说是“国民动漫”必要但不充分条件。一部作品要被称作“国民漫”(而不是戏谑性的“民工漫”)的另一个关键就在于,它需要有更大的社会性和历史性。通篇来看,《樱桃小丸子》描绘了一个昭和时期日本地方城市里普通家庭的日常生活。作品详细反映出的横向的时代流行和纵向的年代变化,使得许多观众可以找到共鸣,并代入自己对于童年和过去的留恋。

为何《樱桃小丸子》如此受欢迎

《樱桃小丸子》剧照

但《樱桃小丸子》的怀旧,又不全然是一种“还是过去淳朴”的单向度感叹。原著漫画所设定的时间——即1973-1974年——首先就值得玩味。日本经济史上的“高速成长期”从1955年开始而到1973年左右终结。由此,《樱桃小丸子》故事的开篇就已经是日本经济增速放缓,而过去因为只关注经济而被忽视的其他问题间歇性爆发的年代。比如,虽然日本实现了由池田勇人首相提出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但民众间收入不平衡的问题也开始成为社会的关注。即使是小丸子生活的小城市,也有像小丸子一家中产偏下的阶层和花轮同学这种大富豪之间差别的存在。虽然故事中大部分展现的是花轮的慷慨和友善,但同学之间的羡慕甚至嫉妒等负面情绪也是漫画并没有刻意去回避的。

另一方面,“国民性”的作品,除了被动地反映国家历史进程之外,往往还带有更为主动的“背书式”的意识形态色彩。比如畅销电影《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就被不少评论者批判只表现了昭和的“人情味”,而抹去了其实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和战后大规模的环境问题也是“昭和”的一部分这一事实。

为何《樱桃小丸子》如此受欢迎

《樱桃小丸子》剧照

而作为一部“国民漫画”的《樱桃小丸子》却在许多地方体现了和国家叙事并不怎么契合的“反叛性”。比如在“小丸子讨厌马拉松大会”这一集里,故事把最主要的梗放在了小丸子用尽全力得到了比赛的第10名却被告知因为“石油危机”而产生的“洛阳纸贵”,学校只给前7名的学生颁发奖状。动画所蕴含的不是全民共度国家性的危机这种主题,而是宏观变化是如何不合理地影响到了人们微观生活的这一视角。

再比如,“小丸子的城市发生了洪水”这一集。故事以小丸子因为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而闷闷不乐为开头。在知道了城市发洪水了之后,小丸子先是庆幸明天不用上学,而后又和“带着照相机”的爷爷来到发洪水的街区看热闹。到了灾区,小丸子发现原来有许多人和他们一样一早就来围观了。因为“国民所得翻倍”而得以购买的照相机和摄影机终于可以在这个时刻发挥作用了。这集动画中没有“众志成城”和“万众一心”,只有最普通市民对于别人灾难的态度(有意思的是“隔岸观火”这个情节在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和电视剧《昼颜》这两部同样是“国民性”的文艺作品中也出现了)。

类似的“不和谐音”其实在许多日本“国民漫画”的早期都可以发现,但当它们脱离了原作者而交付商业电视台进行定期连载后似乎也多少失去了这层色调。事实上,“国民漫画”的危机最近正成为日本媒体频繁讨论的一个话题。包括《蜡笔小新》更换声优,《海螺小姐》收视低迷可能被砍,再加上樱桃子逝世等一系列新闻,似乎都预示着这些诞生于昭和的国民漫画,将讽刺性地随着平成的终结而告别过去的荣光。到头来,“国民漫画”还是逃不出受制于国家宏观结构的这一宿命。毕竟在今天,还剩下多少日本人过着在一栋别墅里和祖父母及双亲,还有至少一个兄弟姐妹生活的日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