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降级下的上海青年

2018-09-09 21:58:23来源:
字号:
摘要:1近期,关于房租和物价上涨是热点,我一直认为,这个社会对财富的收割有二条线:从企业到个人,从中产阶级到下层。改革开放后的财富积累,

1

近期,关于房租和物价上涨是热点,我一直认为,这个社会对财富的收割有二条线:

从企业到个人,从中产阶级到下层。改革开放后的财富积累,所剩无多....

高房价是消灭中产阶级的利器,一套房消灭一个中产阶级;

高房租是“降维打击”,盯上买不起房的租客;

王狗蛋,村高中毕业后,以县里第一名考上名牌大学,毕业后,在陆家嘴外资银行工作,有个洋气的英文名:Gordon Wang,职级VP(副总裁),月入3万,七税八金,到手2.1万,自从贷款买了套房后,去掉月付贷款,加上必要的交通、通讯、餐费和其它的一些杂费,月余不足2000元。

消费降级下的上海青年

老家同学,陈二狗,初中肄业,在乡里有一幢楼。年前去城郊的“富士康”,月入5500,当地消费不高,日子过得比王狗蛋滋润得多。

年前,厂子边上开了个夜总会,他是常客,每次路过,都惹得门前的姑娘花枝招展一番,象领导检阅,好不威风。

老实说,王狗蛋,除了一张烫金的毕业证和颇为洋气的英文名,日子过得不比二狗好。

王狗蛋还有一个同事,Flower Li, 中文名:李翠花,最近心事重重,她生性乐天,每两周要出去旅游一趟,积不下钱,所谓“人生不过百,金樽满对月”

但上周,那个骨瘦如柴的房东告诉她,下个月房租不续,等她哈尔滨旅游回来,趁早打包滚蛋,除非涨30%......

或者看在她是老租客面子上,房东伸出鸡爪一样的瘦手,快速地摸了一把flower,眼神迷离,惊得翠花六月象跌进了冰窖...

其实,房东对Flower还是满意的,因为她经常旅游,对房子使用率不高。

买的起房的王狗蛋,被高房价收割了一次,由富转贫;

买不起房的李翠花,面临每月被收割一次的厄运,忍不住别过头,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咒骂房东。

消费降级下的上海青年

2

Flower li(翠花),是习惯了大城市生活的小镇姑娘。

按“消费不可逆理论”,回小镇,是不敢想的,不逞论七大姑八大姨关于亲事的每日问候,就在小镇,也找不到符合她要求的工作。

继续呆下去,房租得多交30%,所以哈尔滨之旅,就泡汤了,交了40%的违约金,省下的钱正好付多出来的30%的房租。

同时,她也取消了每周二次的“闺蜜小聚”。本来,星巴克和鼎泰丰沿窗的位子,是她最喜欢坐在那里发呆的地方。

现在,她是坐在“鼎泰丰”对街的“西安六号”,吃着12元一个的肉夹馍,喝一碗黏稠的“糊辣汤”......师傅勺汤的时候,她要在边上喊一嗓子

“搅一下,搅一下......”,生怕勺稀了,不划算。

她还是喜欢坐在沿窗第三张桌子边上,只是对面是“鼎泰丰”,喝着辛辣而粘稠的汤,她常会想到一个词:消费降级

如今,中国的经济正在放缓,消费也随之降温。股市暴跌、货币贬值、房价高位运行、工厂关门。而对岸的川建国每天一变的新政策让许多中国人感到无比悲观。

然而中国之前培养起的消费文化并没有停止。但在街头和中国的互联网上,人们谈论的是如何从大大小小各个方面减少开支,并想尽办法去如何薅更多羊毛。

做为陆家嘴的金融狗,翠花知道,明明每年M2的发钞量超标,明明她年前加了工资,明明新闻联播里说城镇居民收入提速......但是,为什么,她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西安六号”空气里,永远混杂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是惆怅,是茫然,还是看不到希望失落......

和Flower Li一样,在这个一线城市,许多鲜衣怒马的年轻人,看似行动矫健,思维敏捷,顶着种种光环,但一想到这个问题,都像霜打了的茄子。。。

钱去了哪里,路又在何方?

3

无论“东方之珠”的香港,还是“东方明珠”的上海,房价的泡沫是显见的。

象“王狗蛋”这类先知先觉的金融民工,趁在房价飚涨前,趟进最后一波浑水,有了自己的房,但失去了潜在购买力,沦为同辈中“高学历,低购买力”之徒;

象“李翠花”这类,面对高房价,守身如玉,誓死不从,但最终仍屈身于“高房租”的“小镇自强少女”。

无论是谁,均无处可逃。过去可以不买房,自己租房。现在,随着房租的上涨,把所有人都逼进角落,你总要有一个住的地方吧,那怕不属于你的......

而且,房租上涨是大概率事件,从近期大批专家的“吹风”看来,“房价租售比”是一个利器。

消费降级下的上海青年

“房价这么高,房租这么低,明显是崎形的,房租的上涨,符合国际比例。”这是资本的声音......

资本是没有温度的,他们靠攫取翠花“鼎泰丰”的生活为乐,攫取之后,连声“谢谢”都不说......

消费降级下的上海青年

4

如果按专家们的观点,“租售比”中,从房子的总价来看,如此低租金是畸形的,但他们是不会质疑分母的:房价本身是畸形地高,已经完全超过普通民众的承受力?

但这永远不会是资本的思路。

中国经济大部分的症结,都会回到房地产上。

地价高,企业成本上升,许多企业外迁;

地价高,实业利润稀薄,企业炒房为乐;

房价高,民趋利而避害,炒房团遍全国;

房价高,挤压出购买力,民皆消费降级;

房价高,房租水涨船高,城市人才流失;

.....

从历史上看,房价的解决,无非二种:一种所谓“硬着陆”,即象日本地产泡沫的破灭,房价断崖下跌,经济失去二十年。

期间股市从38900点,最低跌到次贷后的7000点:

消费降级下的上海青年

另一种,俄罗斯方式,维持房价不变,但通胀快速上行,吞噬即有财富,极端的情况,当月入30万人民币时,当下的任何城市的房价,均无可言高。

后一种方式,称软着陆,消融即有财富,缓慢过度。

5

从近期房租的快速上涨,且专家的基本观点“房价租金”论上看,似乎通胀上行的可能性更大,伴随着贸易战的阴影,人民币汇率下滑。

则可能的情况是:

对外人民币贬值,对内物价上行,对冲高房价对经济的冲击,因此,无论中产阶级与高净资产者,未来最大的敌人,可能是二个:

 

  • 人民币汇率

  • 人民币购买力

 

讲真,中产阶级与高净产者,必须从现在起,认真面对这二个问题,通胀的快速上升,并不是不可能..... (可以参考下土耳其、津巴布韦、委内瑞拉)

尾 声

再过数年,人们发现,翠花还是出现在“西安六号”沿窗第三张桌子边上,她的级别已经由VP(副总裁)上升到MD( Managing director 董事总经理),终于月入20万了。

透过浓稠厚味的空气,她娴熟向盛汤的小哥喊了一嗓子:来份肉夹馍,一碗汤,不要放香菜(太贵了),要稠的,1500,挂帐....

勺汤的小哥没应答,斜对面传来一声浑厚的男中音,王狗蛋说:来二个馍,一个打包,晚上吃,800....

透过迷漫在”西安六号”中的浓稠空气,翠花与狗蛋四目相望,泯然一笑,相忘于陆家嘴的江湖....